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正文
沈国军:加大扶持民营企业力度,保就业促消费,加快疫后经济复苏
中小微企业是承载就业人口的重要渠道。
中房报·财经  2020-05-22 19:10
A+
中小微企业是承载就业人口的重要渠道。

timg.jpg

中房报记者 唐珊珊 北京报道


2020年的疫情对各行各业都带来不同程度的冲击,商业购物中心在此次疫情中受到冲击最为严重。


作为银泰系掌门人,银泰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沈国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此次疫情对全中国乃至全球的经济社会生活都造成了非常重大的影响,银泰集团也不例外。我们的业务性质决定了这次损失可能更大,比如旗下的银泰商业集团,购物中心,银泰文旅等,尤其是星级酒店,在疫情期间遭受重创,所以业务经营受影响非常大,直接损失估算大概超过十个亿。”


但谈及企业复产复工和业务恢复情况时,他表示:“目前我们购物中心客流已经恢复到以前的50%~60%,销售额恢复到40%。但是星级酒店受到影响比较大,但我们还是很有信心。”


在沈国军看来,2003年“非典”时期曾经对商业行业影响周期达半年,此次疫情比2003年更严重,所以从复工复产要到真正达到疫情以前的销售额,最起码需要8个月,甚至一年的恢复期可能会更长。


此次疫情也让他感触颇深,此次两会,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他总结了企业从抗击疫情到复工复产过程中的宝贵经验,并分别从商业、公共安全管理、环境保护等三个领域,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薄弱点、加快疫后经济复苏以及加快自然保护地立法等,提出了提案。


沈国军认为,现在全社会的就业压力其实非常大,在投资容易造成产能过剩、出口面临极大不确定性的情况下,关键举措就在于稳定和扩大居民消费,而要拉动消费,最实质的抓手便是稳定就业,形成稳企业带动稳就业,带动消费,从而拉动经济复苏。


在他看来,中小微企业是承载就业人口的重要渠道,其中,商业零售、餐饮住宿、家政服务、文体娱乐、教育培训、交运仓储、信息软件等生产和生活服务等第三产业,是就业人口最大的行业;从企业形态来说,大型批发市场、商业综合体、商业步行街、物流企业等民营企业,是就业人口大户,各级政府尤其要对劳动密集型的这些商贸企业、生产型企业、工业企业,还有一些物流企业要特别关注。帮助这些企业渡过难关,可以有效减少失业率。


在他看来,疫情发生以来,各级政府出台了数额巨大的资金支持政策,但很大比例的资金均被央企、国企、大型企业拿走,而经济最活跃、就业量最大的中小微企业仍然“嗷嗷待哺”。


为了进一步扶持民营企业发展,加快促进经济复苏,沈国军提出以下建议:


一、注重对民营企业的政策倾斜,加大稳企业保就业力度。建议继续扩大针对中小微企业增值税减免范围,延长缓缴所得税的时限,延长支持疫情防控保供应相关税费政策实施期限。建议进一步扩大中小微企业缴纳养老、失业、工伤三项社保费的减免范围,扩大实施失业保险稳岗返还政策的惠及范围。


二、注重输血造血相结合,强化稳企业保就业的金融支持。建议对保持就业岗位基本稳定的中小微企业,延长延期还本付息政策,从宽处置其在贷款、担保、质押等方面的需求,并通过专项再贷款再贴现、激励国有大型银行发放普惠小微贷款、增加政策性银行专项信贷额度等方式,支持银行更多发放无息或低息信用贷款。


三、注重完善营商环境,营造企业休养生息的战略机遇期。中小微企业数量众多、分布广泛、消费供应能力强、就业吸纳能力好,但却普遍缺乏市场风险抵抗能力。


四、注重跨界协调,发挥重点企业在多领域的辐射带动效应。在当下复工复产过程中,物流配送、公共卫生、社区物业、防疫物资生产等行业就业需求大,建议强化跨领域、跨部门协作,解决就业市场供需对接问题,以灵活就业缓冲疫情影响,进而降低对消费市场及经济复苏的负面冲击。


同时,对于主动不裁员、不裁岗的企业,各级政府应积极给予财政补贴或税费减免,尤其是对地方经济有重大贡献的重点企业,应鼓励其在多个相关产业领域跨界发展,创造就业机会,促进消费需求,发挥产业链辐射带动效应。


五、注重短期支持与中长期结构调整结合,促进扶持政策长期化、规范化。在做好短期经济刺激的同时,应结合考虑中长期结构调整需要,建议固化目前行之有效的部分扶持政策,将其进一步吸纳进入立法层面,促使其长期规范地发挥积极作用。只有充分解决了企业税赋过重、居民失业担忧、消费预期反复、社会保障较弱等根本性问题,才能解决内需疲软的问题,最终才能促进消费回补和潜力释放。


在公共安全管理方面,沈国军提出要加强国家应急救援力量建设。


他认为应从加强应急救援制度化建设、适时组建应急救援部队、扩大应急救援资金来源、积极开展国际间应急救援交流合作、加强应急救援公众教育及传播等方面来进一步完善国家应急救援管理机制,加强国家应急管理能力,科学防范及从容应对未来可能突发的公共危机事件。


此次疫情也让沈国军意识到加快自然保护地立法的重要性。他认为,在公众和社会组织参与自然保护地治理方面,仍存在一些问题和障碍。他建议,应在自然保护地立法中,明确公益保护地的备案登记制度,确立公共地役权;采用行政合同的方式,鼓励自然保护地委托社会组织或社区管理;明确特许经营的制度,并优先鼓励当地社区及企业作为特许经营主体;鼓励普通民众以志愿者形式参与自然保护地管理,建立志愿者服务制度和统一的自然保护地志愿服务信息平台,集中发布自然保护地志愿服务需求,为志愿者建立的共享、公开、透明的管理体系。

| 唐珊珊 | 编辑:本站编辑| 2020-05-22 19:10

标签:两会
展开全文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0)

中国房地产报

房地产行业门户

打开APP
Close moda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