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房报·人物
A+
对话2020 | 房地产寒冬给了建筑师更多机会

2020-03-09 22:11

当我们提到上海世博会中国馆、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设计者的时候,可能只知道何镜堂、齐康两位院士的名字,但其实这两座建筑都有一位重要的设计参与者,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何镜堂创作院副院长张振辉。而他,也是唯一一位先后师从上述两位泰斗级人物的建筑师。


然后我们会发现,原来他还是钱学森图书馆、香港中环驻港部队总部改造、青岛国际会议中心(2018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主会场)、安徽省博物馆、宁波帮博物馆……等等重要公共建筑的设计师。


如果要提出一个老广们更感贴近的项目名称,那就是广州市越秀区解放中路旧城居住街区更新改造,是他2005年初试牛刀的旧改之作,并籍此项目获得了包括中国勘察设计协会、建筑学会、教育部设计一等奖在内的多个重要建筑奖项。


一个“纯血”的学院派建筑师,一个以公共建筑项目设计为主要事业方向,同时经手不少旧改项目设计的建筑设计师,会如何看待被称为“寒冬”的2019年房地产市场,又对2020年已经轰轰烈烈地掀起的旧改大潮有什么看法?鼠年新年伊始,国民遭遇武汉新型肺炎疫情“突袭”,会对行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让我们跳脱出开发商和楼市专家的市场窠臼,借用张振辉院长的视野,来与2020展开一场令人耳目一新的对话。


中房君:在2019年,房价低迷,房企的高周转操作难以继续,您作为一个建筑设计师,在过去一年有什么事情是令您印象特别深刻的?


张振辉:2019年我是有非常有感触的。


从2014年开始,我们做了一个雷励中国的营地设计(注:“雷励中国”全名“雷励青年公益发展中心”,是一个致力于青少年发展的教育型公益组织),将一个撤点乡村小学改造成一个国际机构的青少年活动营地,其实也就是一个乡村的旧改项目,到了2019年,这个项目拿到了一系列国际性的奖项。


雷励营地原址是一个已废弃的撤点山村小学


经过改造后,成为山坡下的一片风景


并成为当地留守儿童非常喜欢的图书馆


而在参与奖项评比的过程中,我发现,和以前不同,不少中国建筑师提交的作品都是旧改项目,例如旧楼改造的青年公寓,开放商委托设计师将售楼部改造的社区活动中心,还有政府或开发商委托的美丽乡村改造项目等等。


这意味着,房地产市场在近几年,对房地产企业来说相当困难的情况下,反而在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大家要找其他的出路了,除了那种高周转,大批量的住宅社区,开发商还希望为城市更新提供服务,以及发展其他的一些业态,来对房地产拿地或销售进行激发。


如此一来,给了建筑师很多机会去做一些新的尝试,做出了很多能给人新鲜体验、甚至比较激进的建筑设计作品。


所以, 2019年对我来说,“惊喜”地看到很多房企由于要在困境中寻找新出路,这样的动力反倒同建筑师求新求变、追求设计出不同凡响的作品的意愿不谋而合了。因此在我面前出现了不少新的风景。


中房如果用一个词来评价2019年会是什么?


张振辉:一个词,对房地产商来说可能是“熬”,对设计师来说就是要看到逆潮中的机会,“逆向机会”。


中房从设计师的角度出发,对2020年的房地产市场有什么样的预判?


张振辉:我觉得首先房地产开发机构会走向合并,并且大玩家越来越大,小玩家的市场空间可能就越来越小了。


第二点,地块和房产开发的价值的差异会变得更大。因为普涨的时代已经结束,现在越来越考验大家是否能拿到有价值的地块,是否真的能为人们实现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环境资源地段、综合配套服务和本身楼盘定位都很好的项目,就能产生更高的开发价值。虽然很多人可能已经有居所,不是首次置业,但是他们有经济实力,这类项目会很受他们的欢迎。


但是不具备上述条件,或者设计创意产生不了足够吸引力的产品,就不会再像以前一样,被很多人抢购了。这对房地产开发商来说,肯定意味着更多的考验和挑战。


当然,市场是分顶级、中高级、普惠级的,而且还有很多差异性很大的需求,不是可以笼统概括,但是总的来说,如果大家都做同质化的东西,就很难赢得市场。


相反,大家必须更有意识地去认识各个分众市场,更精心地去耕耘每一块拿到的地块,来最大化它的资源特色,同时还要多做一些综合性的工作。因为政府也都会越来越成熟地去看待开发商的开发,在招拍地块的时候,会给开发商更多的附加的任务,例如必须提供一些公共服务,公共设施,或者进行美丽乡村建设之类的。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政府的这些附加任务也都是催生建筑师作品的好机会,使得建筑师在帮开发商设计楼盘的同时,也有机会在一些局部项目上去做出很特殊的效果。


中房所以这些有特色的局部项目,也会让整个开发项目更具有吸引力。


张振辉:是的。当然,这种局部项目后续怎么运营就成为一个很重要的话题了。


这一两年看到出现了很多乡村书店、乡村书店旅社等等复合的、文艺的,很有意思的东西,但是当我去问一些建筑师或开发商朋友后续状态的时候,很多人会说现在还不知道后边由谁来运营,实际上能不能盈利,能不能保持它现在看起来很美好的模样,以及以后两年三年五年,它是否仍然能有生命力,就有待随着时间来考察了。


相对于一些经营前景未明朗的旧改项目,张振辉设计的雷励营地由于有从一开始就有机构的运营,而一直保有活力,并将能量辐射到周边的乡村,给雷励队员和当地孩子带来互动成长。


中房2019年以来,包括广州、深圳在内的多个城市纷纷推出众多旧改项目,各大房地产开发商纷纷抢占村改这块“蛋糕”,“城市运营商”成为众多房企的转型方向。您觉得在未来的房地产市场中,旧改会成为大势所趋吗?


张振辉:这肯定是一个趋势。


随着城市“摊大饼”发展摊了这么多年,而且已经形成了北上广深,包括杭州成都天津等等这些城市化已经走到一定阶段的城市,到这个阶段,应该换一个角度去挖掘城市的价值。


特别是在以往粗放、高速的“摊大饼”城市化进程中,容易被忽略的那些旧区的城市价值,应该被认真地重新审度,我认为那将是未来城市化过程中一个比较重要的方面。


可以以欧美那些最好的城市,还有我们的上海为例,城市中旧区的精细化提优提质、更新改造,已经成为这些城市发展的很重要的方面。所以这肯定是一个趋势。


微信图片_20200309215829.jpg

广州市越秀区解放中路旧城居住街区更新改造是张振辉的第一个旧改项目。此为旧貌,黄线内为更新区域。


微信图片_20200309215833.jpg

改造后,老区面目一新。


中房作为建筑设计师,在其中的作用会不会变得更加显著?


张振辉:很有意思,因为每个城市本身的基础底子不同,它们本身的文化、气候、市民的生态都有不同,在这样的前提下,可以期待我们将看到不同的旧改项目在注重求新求变的创作型建筑师的手中,呈现出不同的特色面貌,加上商业体验竞争的推动,甚至各种“奇葩”应该都有机会出现的。


泰州民俗博物馆,结合泰式民居的特点,融合新旧城肌理,让城市尊重记忆。


泰州民俗博物馆内景


泰州民俗博物馆内景


中房建筑师在旧改项目中需要做什么样的转变,可以让项目在行业中更有竞争力?


张振辉:其实,旧改的难就难在我们现在的开发商都是一些比较大型的开发商,他们要走很大的货量,才能够维持目前的“千亿级别”。


但是旧改却不是这样,它不能像一些郊区大盘一样简单铺开走量,而是要处理一些很具体,很局部的问题,慢慢地去推进。


所以一些大的房地产企业里面,会有一些精细化操作的项目小组,结合各种层次,找各种不同类型的设计机构合作,以便能够产生各种具有差异化的、精良的设计和建造,使得旧区既能保有其生命力,又能产生新的体验,同时还能够经营得下去。在这方面,大家都还在一个探索的过程中。


中房作为一个既做过旧改项目,又负责过很多公共建筑的建筑师,有什么可以房地产项目的建筑师分享的经验和建议?


张振辉:帅哥建筑师庄子玉,他问过我一个问题——当时我们一起做讲座,我讲到雷励营地是一个乡村小学改造项目,然后他也知道我之前参与的都是青岛国际会议中心、世博会中国馆、安徽省博物馆这些大型的公共建筑设计——他问我会不会觉得公共建筑设计和乡建或者旧改,或者其他的小项目不一样?他还问我:乡建和旧改项目中人性化的、接地气的设计,会不会反向影响我在公共建筑中的设计?


张振辉参与的多是大型的公共建筑设计。


这是个好问题,我当时回答说:这几年,从2014年开始做雷励营地项目开始,确实是产生了一些相关的思考。对于我来说,最终我并不会去对公共建筑设计或者做乡建、旧改设计进行刻板化的区分,“这种应该这样,那种又应该是那样”。


因为,无论是做政府为业主的公共建筑项目,还是做公益机构或者私营企业、房地产商为业主的乡建、旧改项目,实际上一个建筑师除了为具体业主服务外,心里还应该有一个“最大的业主”,就是社会公众和最有可能使用体验到你的建筑的那些人群。


从这个层面去看,那么公共建筑和房地产项目都是共通的。


另外,每个建筑师的专业追求,也都可以两方面有个统一——无论什么项目,我都会去追求它的有效创新、现场体验(人在真实世界中的)、建成品质(造物层面的)。


无论什么项目,你都可以根据它不同的需求、不同的环境,用心地去识别出其有效创新的机会——并不是为新而新——而是恰到好处地解决问题,给人新鲜的体验,对既定的文脉产生新的解释,甚至诞生出新的模式。


最终,设计要落实到它的现场体验,如何给人良好体验、关怀服务。


而且,建筑物和电影、话剧不同,它相对来说更有物质性,是放在那里的造物,所以它要有一定的造物的品质,也就是建成品的品质。


在这三个追求的层面上而言,无论是公共建筑还是房地产项目,都是可以统一的。


无论是公共建筑还是房地产项目,都必须追建成品的品质。


还有一点就是,作为建筑师,你的想法、设计是要能动员到社会上的各种材料商,施工单位,监理和业主的,你有义务去协调到大家不同的诉求、不同的规范、不同的做事的准则,最后才能建成一个优质的成品。从这个方面,无论做什么项目都好,都要关注从概念到最终建成的连贯度的,也是统一的。


我们就当这些不同类型的项目都分别是一片片土壤,很认真地去调研、去认知和感受它,然后用我们的专业经验去预判它,看它适合生长出什么样的花朵,我们作为建筑师就引导这朵花生长,令它生长得特别到位、充分,特别能够向人们展示其本身的特质。


所以就我而言,我希望自己既能做最好的五星级酒店,也能把市场的一个摊档的设计做得很地道。


建筑师的工作会折射出社会不同方面的需求,但基本的底层思维逻辑就是如此。


同类型的项目折射出社会不同方面的需求,但基本的底层思维是一致的。


中房 2020年您对房地产行业和建筑设计行业有什么展望?


张振辉:很多时候我们喜欢说一些论断性的话,“一个时代的终结”之类的。但实际上,房地产在未来很多年里,显然依旧要作为承担中国的国民经济和城市化深度化的一个载体。


所以,我觉得房地产市场还是有很多机会的,它将走向更加多元分流复合的方向,可以有更多的探索和尝试,同时,也会给到建筑师更多的机会。而这种“转向”,应该还有一定的持续性。


中房最后一个问题,您觉得在武汉新型肺炎疫情影响下,楼市或者建筑设计行业会发生什么样的波动或者变化?


张振辉:那要看疫情最终发展和管控情况,如果不超出非典的范围,参照非典,影响应该有限或者只是短期的。如果变成大范围或长期的社会问题,那影响的就不仅仅是楼市和设计行业。我们目前最切身的体验是,在家工作+线上交流的工作场景在迅速展开。(来源:中国房地产报广州 肖恩)

编辑:本站编辑
标签:建筑师,对话2020
0
评论(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Copyright2018-2020 CREBZFB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51690号-1

京公安备:110105020392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5767558

中国房地产报

房地产行业门户

打开APP
Close moda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