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房报·深度
A+
辽宁朝阳县:失信房企操盘千余亩棚改地块被指“白手套”

中国房地产网

2022-06-11 11:22

多个涉中央补助资金棚改项目招标违规

多个涉中央补助资金棚改项目招标违规


辽宁朝阳县:失信房企操盘千余亩棚改地块被指“白手套”

盘龙地产正在施工中的地产项目

冷万欣 中房报记者 樊永锋 辽宁朝阳报道

老李是土生土长的辽宁省朝阳市朝阳县人,如果回到七八年前,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位于波赤村和郭家村的地界,会变成如今的新柳城和规划的新县城。

历史上的朝阳市朝阳县一直是“有县无城”,而今不仅有了新县城,还盖起这么多别墅、洋房和政府大楼。

用他的话讲:“朝阳县哪有那么多人买楼嘛。”

5月下旬,持续了一周的高温并没有褪去的迹象。“去新县城不打表,那地方回来咋能接到人嘛,只能空放(空车回来)。”出租车司机老李喝了一大口壶里的茶水,重新拧紧壶盖。

直到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记者向他承诺来回都坐他的车,这辆已经开了7年、濒临报废的出租车才重新启动。

朝阳市的出租车白班的份子钱是每天70元左右,但是对于起步价5元钱的出租车行业来说,跑够份子钱往往需要大半天的时间。所以接到了往返新县城这样可以跑出20多公里的活,老李眉宇间因高温拧出的“川”字稍有舒展。

在老李的介绍下,汽车一路经过郭家转盘、柳城大街,半个小时后抵达新县城。

面对车窗外满眼都是楼盘的新县城,记者产生了和老李一样的疑惑,不过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发现这只是朝阳县众多疑问的冰山一角。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在实地调查中了解到,朝阳县在经过轰轰烈烈的棚户区改造之后,不仅住宅在原来的土地上拔地而起,洋房、别墅如春笋逢雨般鳞次栉比地遍布新县城及柳城街道地区。

但是,在这一过程中,参与土地开发的个别开发商不仅严重失信,更是吃尽棚改土地红利,揽地1600余亩,而朝阳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以下简称“住建局”)、原国土局和棚户区改造办公室(以下简称“棚改办”)负责人员却置若罔闻,其中诸多工程招标流程、土地出让文件暗藏玄机。

记者根据朝阳县政府网站公开信息的不完全统计,2016年至2018年初,朝阳县完成了柳城街道拉拉屯村、郭家村、波赤村、腰而营子村四个棚改地块拆迁,征收土地面积在2600亩左右。

辽宁朝阳县:失信房企操盘千余亩棚改地块被指“白手套”

佰宏地产在龙湾新城开发的金地雅居

“棚改地王”的台前幕后

风起于青萍之末,朝阳县真正开始棚户区改造是在2016年。

2016年12月27日,降至零下15度的气温,并没有抵消朝阳县棚改的热情。临近元旦假期之前,时任朝阳县县长刘某东在朝阳县第十七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作201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报告中称“争取棚改资金8亿元,实施棚户区改造1600户。”同时要求2017年“华新城、龙湾新城、一品蓝湾等项目完善配套设施,确保上半年实现入住。”

随后的2017年,为了完成行政中心的整体搬迁及推进新县城建设,朝阳县年度棚户区改造项目建设地点的重心也就成了位于辽宁省朝阳县新县城规划区。

彼时,涉及棚改户数共计1500户,房屋类型为城中村,位于波赤村、郭家村、腰而营子村、东山村、下洼村和十二台村,总占地面积合计1051.66亩,总投资达10亿元,征收地块总占地面积70.11万平方米。

2017年12月5日,巧合般的零下15度的天气,刘某东县长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过去五年,行政中心完成整体搬迁,新县城建设日新月异。实施棚户区改造5203户,农村危房改造6610户,提质改造普通公路1500公里,群众住行条件大为改善。”

值得注意的是,大规模棚改无形中增加了朝阳县的存量土地,土地开发就成了地产企业眼中的“香饽饽”。

记者根据企查查土地出让数据统计发现,朝阳盘龙房产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盘龙地产”)通过棚改获得大量土地开发使用权。盘龙地产及其控股的地产公司合计持有朝阳县住宅建设用地面积1600余亩。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据朝阳县土地出让信息统计,2013年至今,盘龙地产在朝阳县获得14宗土地的开发权,且全部为住宅用地,其中朝阳县柳城镇郭家村12块,柳城街道波赤村2块。这些地块总面积为46.71公顷,合计土地出让金约为6.68亿元。

另一家佰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佰宏地产”)更是仅在2014年5月5日一天签订了8宗土地出让合同,全部为柳城街道波赤村,且同样全部为住宅用地,这8宗地块总面积为43.54公顷,合计土地出让金约为3.98亿元。

此外,朝阳鑫瑞房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鑫瑞地产”)在2021年9月至12月,先后拿得5宗地块,其中三宗为柳城街道波赤村,两宗为郭家村,地块总面积22.74公顷,土地出让金为2.67亿元。

三家公司总和拿地约113公顷,约为1695亩土地。

根据企查查信息,盘龙地产成立于2000年7月,法定代表人为荀某林,公司股东则是荀某林持股70%,其亲属荀某研持股30%。

此外,荀某林持有辽宁佰宏地产51%股份,系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实际控制人和最终受益人。

而且,经记者调查,一家成立于2021年6月9日的鑫瑞地产实际控制人及最终受益人杨某秀持有81%股份,系盘龙地产的财务总监。

鑫瑞地产内部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鑫瑞地产本就是荀某林的资产,只是荀某林为了开发高端地产项目进行业务切割而成立的新公司。”

换言之,以上三家公司盘龙地产、佰宏地产及鑫瑞地产,其实际操盘手均为荀某林。

失信的盘龙地产

在采访过程中,最让记者不解的是,盘龙地产深陷债务纠纷泥潭之中,大量被执行信息和法律纠纷,这样的一家企业如何有实力、有能力和财力继续从土地出让过程中取得大量住宅建设用地,而且这些涉及棚改项目的用地问题都事关民生。

据企查查信息,盘龙地产系辽宁省朝阳市朝阳银行的前十大股东之一,目前持有朝阳银行1.67%的股份。

根据早前消息,根据中国债券信息网消息,辽宁省财政厅于4月14日发行135亿元中小银行发展专项债券用于补充5家城商行的资本金,朝阳银行赫然在列。

根据朝阳银行的财报,截至2021年6月末,朝阳银行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8%、9.63%、9.63%,较上年末分别下滑了1.04个百分点、0.14个百分点、0.14个百分点,三项指标全线下滑。

面对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的朝阳银行,早早质押了其4500万股的盘龙地产依然要面对众多债务问题。

根据企查查,盘龙地产2007年至今,历史被执行人信息80余条,执行标的约为9000余万元;被执行人信息3条,执行标的为4926万元。

此外,盘龙地产还有18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合计1100余万元;盘龙地产26次被列为限消令对象,关联人均为荀某林。

据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盘龙地产的实际负债可能已经超过了10亿元。

这样一家从2007年起就开始出现失信信息的房地产企业,却在过去几年间,在朝阳县棚改进程中获得大量土地。

2019年以来,国内各地先后制定地方性法规,包括兰州、邢台、韶关、上海等市,对于失信企业采取限制拿地或禁入等措施。

记者通过当地宣传部门约访自然资源局等相关部门,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辽宁朝阳县:失信房企操盘千余亩棚改地块被指“白手套”


多个涉中央补助资金棚改项目招标违规

值得注意的是,朝阳县除了土地出让准入标准不明朗外,其棚户区改造过程中部分项目招标也涉嫌违规。

2019年10月31日,一份《朝阳县历年来棚户区改造情况汇报材料》(以下简称《棚改汇报》)系统性地总结了朝阳县棚改的相关数据。

《棚改汇报》表述,历年来,朝阳县棚户区改造工作指挥部从柳城街道、原国土局、朝阳县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征收办”)、住建局等部门抽调精干人员从事棚改工作;历年来,朝阳县棚户区改造共争取中央补助资金1.62亿元,争取农发行棚改贷款16亿元,地方自筹4.82亿元,全部用于棚户区改造;历年来,朝阳县棚改小区基础设施配套共争取中央补助资金1.3亿元。

不过,根据记者了解,朝阳县棚改办指挥部成员中,所谓各部门抽调的“精干人员”,实际上总指挥为朝阳县政法委原书记徐某返聘至指挥部,主要成员除了朝阳县住建局办公室主任王某维之外,朝阳县征收办副主任修某明已经退居二线,朝阳县原住建局副局长李某峰业已退休,返聘至指挥部。

指挥部这样的人员配置,身负棚改重任,手握逾20亿元的棚改资金,以及近4亿元的中央补助资金,其中干系,可见一斑。

记者梳理朝阳县棚改办的招投标情况发现,其中部分棚改配套项目存在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法实施条例》的情况。

根据朝阳县棚改办的中标信息,2017年10月9日和11月20日两次关于华新城小区一期的配套基础设施工程招标,招标人除了棚改办之外,还有朝阳华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而中标单位则是辽宁华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朝阳县棚改办2017年12月11日公布的一则中标信息显示龙湾新城C区小区内配套基础设施工程项目中标方为朝阳市天诚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而招标方除了棚改办之外,还有佰宏地产。

此外,一家名为盘龙海纳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企业在2017年12月15日和2018年11月10日分别中标了棚改办和盘龙地产联合招标的郭家村城中村E地块和新柳城D1地块配套基础设施工程。

上述中标工程,皆为棚户区改造项目涉及工程。

据企查查,中标单位辽宁华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招标人朝阳华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均为孙某武。

中标单位朝阳市天诚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实际受益人翟某阳系招标方佰宏地产持股49%的股东肖某实际控制的另一地产公司负责人。

最离谱的是,股权穿透显示,朝阳盘龙海纳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就是盘龙地产控股100%的子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实际受益人与盘龙地产的实控人均为荀某林。

地产业内人士告诉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法实施条例》第三章第三十四条内容,与招标人存在利害关系可能影响招标公正性的法人、其他组织和个人,不得参加投标。单位负责人为同一人或者存在控股、管理关系的不同单位,不得参加同一标段投标或者未划分标段的同一招标项目投标。

违反前两款规定的,相关投标均无效。

根据朝阳县发改局早先2017年7月中旬发布的一篇名为《朝阳县发改局全力助推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的文章中表述“我县共组卷上报国家发改委2017年保障性住房配套基础设施建设项目5个,分别是国营朝阳县贾家店农场2016年农垦危房配套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朝阳县棚户区改造华新城小区一期小区内配套基础设施工程项目,朝阳县棚户区改造(巴黎庄园)小区内配套基础设施工程项目,朝阳县棚户区改造(郭家村城中村E地块)小区内配套基础设施工程,朝阳县棚户区改造龙湾新城C区小区内基础设施配套项目,5个项目计划争取中央预算内资金7270万元,现已争取中央预算内资金3450万元,预计下半年还能争取3820万元。”

根据朝阳县发改局内容和《汇报材料》的交叉印证,充分说明前述涉嫌违规的招标项目使用的为中央划拨的补助资金。

前述地产业内人士指出,这种“自导自演”的违规招标,均为利益相关方,极其容易滋生套取中央补助资金的情况。

对此,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与朝阳县政府沟通希望能够查询棚改办招标文件及采访现任朝阳县住建局局长刘某璐(2017年至2019年任朝阳县城市规划局局长),进一步了解朝阳县棚改过程中可能存在的招标违规情况,但是截至发稿,没有收到任何来自朝阳县方面的回复。

2022年5月20日朝阳县住建局组织召开支持企业纾困解难、助力企业高质量发展政企交流会。县政网站的宣传内容显示,会上,朝阳县政协副主席、住建局局长刘某璐与荀某林相谈甚欢。

刘某璐表示,朝阳县住建局将坚持服务理念,增强服务意识,强化责任担当,从大局出发,从支持企业发展出发,主动服务、深入服务,全力支持企业纾困解难、助力企业高质量发展。

交流会一周后,早已升任朝阳县委书记的刘某东参加了朝阳县全县年轻干部座谈会,他告诫60位年轻干部代表“始终做遵规守纪的示范者”。



编辑:温红妹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标签:失信房企,棚改地块
0
1
评论(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Copyright2018-2020 CREBZFB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51690号-1

京公安备:110105020392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5767558

中国房地产报

房地产行业门户

打开APP
Close modal

TOP